页面载入中...

冯唐:批评声音激发我破坏性的创造欲

  报道称,去年4月,来自日本海上安保厅的消息让首相官邸和国家安全保障局官员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时,一艘中国海洋地质调查船“合法驶入”新潟港,收集秋田前海海上风力发电所需的海底地形等数据。事情的起因是,日本公司委托一家外国调查公司进行海洋地质调查,而后者将该业务外包给了中国调查船。

  《读卖新闻》称,虽然是正常的经济活动,但中国船只对日本领海海底进行调查,“将有可能把相关的资料信息传递给中国军方”。“更何况,中国船只所调查的海域,正是日本政府准备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秋田县附近。”报道称,日本首相官邸敦促能源厅和从事海洋调查业务有关的日本公司联系,要求修改委托外国公司调查日本海底地形的体制,并中止了和中国海洋调查船的合作,“这等于事实上确定了把中国船只从日本领海内的商业调查业务中排除在外的方针”。

  报道也承认,日本政府的举措很难将中国船完全排除在外,因为有时中国企业和欧洲企业会组成联合调查团。因此,日本政府人士认为“有必要考虑修改法律或制定新法”。有分析认为,日本将正常经济活动“国家安全化”的倾向值得关注。(陈洋)

  辽宁绥中“最美野长城”遭水泥硬化路面、浙江温州清代古桥“五孔变四孔”、安徽凤阳明中都电钻起城砖……文物修缮不当事件多次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其中,既有像四川安岳摩崖造像被群众私自修复的事件,也有不少各地文物保护部门组织的专业修复事件。

  由于专业的缘故,河北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研究生孙珩铭专注于长城研究。在多次对京津冀地区的野长城进行野外考察后,孙珩铭对我国长城保护现状颇为忧虑。

  “在很多地方,文物局设立的文物保护标牌成了摆设,起不到任何作用,附近村民偷砖回去盖房子也没人管。用水泥砌城墙算轻的,我还见过用水泥直接抹平垛口的,没有了垛口还叫长城吗?”孙珩铭对记者说。

  孙珩铭说的用水泥抹平垛口的长城,是2016年9月被媒体曝出的辽宁省绥中县“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有关报道。当时,国家文物局在调查后发现,工程确实使用了少量水泥,共有780米长城段落存在三合土“抹平”现象。

admin
冯唐:批评声音激发我破坏性的创造欲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