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工信部部长:新的双积分制度将于近期公布

  还记得帮助过数百名贫苦儿童、残疾人的丛飞吗?为了慈善事业捐献了300多万元,可当他说自己生病时,家长第一句问的话,竟然是那句“什么时候治好打钱”…… 

  让人寒彻心扉的话语,并不能全然归咎于当事人的无情无义,更应当被审视和检讨的,是只把“被需要”作为人生唯一坐标的心态。 

  在我小时候,一旦有合适时机,一旦时机允许,我的母亲就会反复向我讲述村里那些人的事——村子在斯洛文尼亚语里叫Stara Vas,德语叫Altes Dorf(老村):至少在我听来,并非故事本身,而是那些短小的叙述,听起来就像“独一无二的事件”——用歌德的句子来说的话。我母亲很可能和我的兄弟姐妹也描述过这些。但在我的记忆中,我永远是她唯一的听众。

  其中有一个事件,是这样的。在一个本地的农庄,就在进入山区后不远的地方,一个精神发育迟缓的女孩做着挤奶的工作。在那个年代,人们叫她“傻子”。这个女孩被一个农庄主强奸了,她生下了一个男孩,但是那农庄主的妻子像养自己的孩子那样养大了这个孩子。那女孩,孩子的生母,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和小男孩保持距离。于是这个孩子只知道他的母亲是那个农民的妻子。然后有一天,这个男孩还很小,但是已经学会说话了,他在倒刺铁丝网旁边一个人玩耍,结果被铁丝网卡住了。他越是挣扎,越是被缠得紧。他不断叫喊,直到那智障女工,那个傻子女孩,或者像我母亲那样,用一种介于Sanualpe和Karawank地区之间的方言称她为Treapn——听到叫声跑了过来。她立即解开了被缠住的小孩子。当这小孩所以为的他的母亲最终到达,而那个女工已经回到畜棚或者外面牧场上继续干活,小男孩问:“妈妈,为什么这傻女人的手这样柔软?”

admin
工信部部长:新的双积分制度将于近期公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